归海望丘

花样死在坑里。

暑假在纽约时画的,隔着河看自由女神像
记得蚊子挺多的……
算是写生吧(。)

两张草稿(…)
努力不咕

lof上悄咪咪发一下……
(果然还是想发)
我宣布退出美术界,从此再也没有狗屎派了

【激情短打】去漫展排队吧

#cp轰百

(展前短打,感到ooc......话说今天超级热)

       暑假的一大早,换上便服的两位雄英学生在展馆门口碰了头。

     “……轰同学?”换上便服的八百万百有些不知所措地开口,“请问我们接下来……?”

       换上便服的轰焦冻指了指展馆门前的长龙——开展前一小时,进展的队伍已经排了好几圈,远远地看就像是黑色的迷宫。

     “……去那边排队。”轰确认了队尾所在的方位之后说。

       其实轰和八百万并不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学习狂人,二位的追番记录几年看下来也不算少。只是漫展举办的时候八百万总是忙着念书,而轰则在训练。直到上了高中。

       总之眼下,在展馆门口排队的正是他们两人。雄英改成全寄宿制之后,为了不引起“轰和八百万是不是正在约会“一类的误会,两人起了个大早,趁着天还没有热起来又坐公交去八百万推荐的某家早开的咖啡屋吃了早餐,再乘地铁到了展会门口。

       八点半,三伏天开始有了三伏天的感觉。从队尾到队中间,轰和八百万彼此沉默着度过了半个小时。排长队就是这样神奇——哪怕前面站了再多的人,排着排着回头一看都会发现,身后不知不觉也站了那么多人。在那么多人与那么多人中间夹着动弹不得的就是正排队的你。

       还有轰和百。

     “没有算错的话,再有半个小时即是开门时间。”意识到两人间的气氛有些奇怪,八百万开口。毕竟和男同学单独出来是跳出舒适区的事,虽说已然熟悉了对方,但还是略有些紧张。而越来越热的天气、密集的人群、靠近的距离,每一样都是起负作用的因素。八百万抹了抹鼻尖的汗珠。

       轰把目光从队伍的其他位置移开,看向八百万,正好撞上她抹汗的动作。由于个性的缘故,他对于温度并没有那么敏感,因此对于周围人或冷或热的感觉产生不了什么共鸣。

     “ 嗯。你热吗?”但他还是在准备好的回答后加上了关于气温感觉的问候。

       八百万本也感觉这句话作为打破沉默的问句实在有些勉强,而轰同学的下半句虽然也半斤八两:“热……嗯?”

       她惊讶地看着轰伸过来的右手——冰凉,搭在了她的左肩上。“这回呢?”他问。

     “ 十分感谢,好多了……话说轰同学的个性真是实用呢。”

     “可是你好像出了更多的汗。”

     “请问轰同学你需要风扇吗?”轰不自觉与自己对视的目光使八百万有些不自在。她意外地有些喜爱这种感觉,但还是转移了话题,从右手手心创造出了一台小风扇。

       这反应并不在轰的预想之中,但他还是接过了风扇,道了感谢,按开开关感受他其实不是很需要的凉风。

       风吹到脸上,轰焦冻头一次感觉天气开始热了起来。


(有空写他俩逛展子!感觉该挺有意思)


唐柔

这个tag曾经是唐柔。

保佑震区平安,天佑中华。